扫描访问手机版

青春,在苇塘

文章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人们都说青春是一张不返程的机票,很短,很美好。恰如天际的云
彩,一倏而逝,仅使留下少年斑驳的梦和定格的自由。青春,太过抽
象,又及真实。我在芸芸众生之中,寻找我自己的青春,定义自己喜欢
的符号。
我造访了花园。在生煦的骄阳下,我见着那些不可名状的造物之
美:那玫瑰和牡丹在这释了傲人的艳香,百合与茉莉在这绣了天空的华
裳,山茶与夫妻草在这铺设沁人的芳香。在我身前身后,不少旅人驻足
而望。不时慨叹伊的静好迷人,又在行赏间期失足渗入那软土上的青
苔。似在梦中睡去了罢。而我只感到这样的青春不是我的青春,它是如
此的华美,如织衣女指尖袅绕的细丝,沁人心脾,尤不可近亲。
于是我又造访了田野。清风徐来,只把那遍上金黄的菜花吹得摇曳
不止。我放眼远方的无际,那是田野的田野。这儿无人常行,所以这儿
没有路,我的出现是那么的突兀。隔夜的细雨绵绵,致使土壤软如絮
棉。我的双耳静默地伏在那与大地相连的软泥之上,聆听它沉重的呼
吸——这是多么永恒的存在!软泥低沉而又和蔼的说着故事,那是它的
故事,在历史的沉积里写过页复一页,沉重而又深蕴自然的智慧!而我
还是缄默的喟叹,这并非我的青春。在记忆的长河下,这而有太多的严
肃,取之意却非此中意。我只得自顾的太息。只是不觉时间流驶,日光
斜照在这片田野上,给这片静好的菜花地戴上一些深黄。望着远处生起
的柴烟,徒然不知所云。便只得在这寥阔的田野之下,徒留下一声轻
叹,迎着黄昏离去。
人生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在千乎人之中的你我幸而相遇,不早也不
晚,只是恰赶上了罢。
我的踏“青”之旅终的还是逢上了梦寐以求的境地——那是一片苇
塘。月光柔和的铺照在壤上,在黑夜之中,面前这块芦苇亦是格外的静
好。我在苇丛外头寻出一条路来,恰似寻觅着那自心中之热枕中而来的
伊人。芦苇抚过我的脸颊,不时留下一两只小虫。似是静谧所托望的,
我不愿扫开它们,而只是让它们轻然落地。终于,我走出了这片芦苇,
迎面便是一塘。池水闪烁着月光,徐风不单送来对岸芦苇的清香,亦使
池中水荡漾。我深味这不名的美好,在这芦苇围中自醉。朴实,这里比
田野里的稻花更朴实;自由,这里比花园里葡萄藤更无拘;真诚,这里
比清风里的稻香更真切!我深味这来自夜下的美好,只是蹲下身子,以
水盥面,便觉知己天涯咫尺。我的青春大抵正是如此罢。衣带渐宽终亦
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潸潸然而热泪下,只是
以最好的感激,与其杓饮!
我尝在芸芸众生之中,寻找我自己的青春,定义自己喜欢的符号。
现在,我执起一条芦苇,缄默的书写自己青春的符号: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送它们远去。
这些大雁应该也会经过邱楠在的城市吧,连北
想。
在邱楠转学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后的一年里,连
北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至少连北不用为和邱楠说话
时邱楠的漠不关心而难过,不用再因为别人对邱楠
的恶语而愤怒,不用每次她们吵架后还可怜兮兮地
去求和。
而姈汀已经成为了连北最好的朋友。
其实姈汀曾经也是连北的好朋友,但这是在连
北和邱楠成为好朋友之前。最初在连北、邱楠和姈
汀组成的“三人团”里,不善言辞的姈汀是最容易
被忽视的。后来姈汀没有再和她们并排走,而是下
课铃响后默默收拾东西从西侧的楼梯下去。
连北把邱楠视作最好最好的朋友,尽管邱楠一
直对她很冷淡,但连北相信邱楠只是天性如此,她
以为邱楠也把自己当作最好的朋友。
而姈汀,聆听,她通常是安静地聆听,听连北
诉苦,安慰连北。
连北忽然就觉得很对不起姈汀。
“姈汀——真是对不起啊。”连别对身后的姈
汀说,边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温暖细腻的阳光下,姈汀的脸裹在大大的绯色
围脖里,清亮的双眸中倒映出连北的身影,眼角弯
出淡淡的笑意,“傻连北,我们可是好朋友啊,没
事说什么对不起。”
连北轻轻一笑,望向南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