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访问手机版

一个很念旧的人

文章来源:作者:团委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莫约前年时分,即使临近中考,也不能阻止放学去哪一恒古不变的话题。微风不燥,晃了晃窗棂外枝桠。在一批胶来宣传的人走后,我的桌前多了一本《瞳》,它不偏不倚的占据着我桌子桌子上最大的版面。我翻开了它,就像黑斑白底的蝴蝶翅膀,一扑一扇。忽而今夏。

       我和三国杀,度过了七年之痒。它还能让我想起,七年前那个夏天,我们坐在草地上,欢的和小鸟一样。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后来,它尘封了很久。草地上的小鸟依人如故,但那群笑着闹着的小伙伴,却只剩下一个人——他还带上了眼镜,眼神迷离的像一个患者,孤独患者。

       记日记,是一个冲动。写了快两年,是另一个冲动。从那天起我有了自己的、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回味许久,百嚼不厌。时光荏苒,往事随风。初中结业那日,我坐在天台,风短促而漫长,背影是城市的喧嚣。那些陪你的人呢?都成风了吗?笔握在我手中,进退维谷。那天,我潦草地扔下一句话,落荒而逃。

        每天都会有那么几分钟,教室只属于我。同学们三三两两从坐了一天的板凳上伸了个懒腰,清风随他还家。温度渐渐散去的教室里,轻哼小曲竟是一身轻松。每一束光都打在我的额头上,流向我的双颊,柔和、静谧。笔间沙沙声和着风吟鸟唱,我闭上眼,听着去年的风穿堂而过。今年的树飒飒,拨撩明年的心弦,人面桃花。

 

       再次铺开一纸方格,惺忪灯火绰笔来时,却无话可说。脑海尽是写过的文字,往事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我只能带着很旧很旧的泛黄的文稿,继续写着以前的故事,即使无人理睬。

        天亮了,美得触目惊心。他依旧钟情于冬天,风断断续续送来伊的消息,又湮灭在不可抗拒的强光中。他只有冷、再冷,像冬天一样冷,才能留住伊——他依旧深爱着的冬天。

        我想,那个背影有些死倔,会写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的衰小孩,他最后的归属,应该是在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捏着一杆笔,把皱纹藏进白纸,溘然长逝。

       他不喜欢改变,他不渴望成长,他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曹旭杰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