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访问手机版

掩却桃花

文章来源:作者:团委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掩却桃花

文/冯天

 


 

温度计里好不容易快要爬到“20”这个刻度的水银,突然又被连日几场梅雨给稍微压下去了一点。之后扩大成每晚过了零点后滔天的暴雨,却也乖巧到天一亮就收场了,不会给要外出的人带来丝毫困扰。

她住的这间房子是没有经过特别装修的。卧室和阳台打通了,让整个房间比两室一厅的另外一间卧房大出一点儿。角落放置了一台国产洗衣机,台面上落满结块的洗衣粉。旁边还有一根没有藏进墙面的排水管,水泥斑驳。它们坚固地占据了房间的一隅,让人丧失想稍微布置装扮一下屋子的心情。她甚至有时在无聊自拍,也要留心避开,以免让它们人镜,把她原本就刚及格的生活环境扣成负数。

她当时是非常不想租这里的。

看到房间这么毫不讲究的布局时,心里的直觉就萌发了糟糕的念头。男友却不理会她的意见,固执地把合同签了下来。住这里他可以步行去上班,她却要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跨越半个城区。

下大雨的晚上窗户是不会关上的,可以趁机换一换外面天然的湿润空气。窗户就算关住了,他们到头来也会对屋子里那根不断在排水的管子里发出的轰鸣声束手无策。有时候就连雨停了,它都还会持续哭上一两个小时,所以索性让窗打开着。它就立在她睡的那头,她闭着眼睛也能看见它的全貌,就像是男友插在她脑髓里的一根塑料吸管。对方恶作剧地咬着这根吸管把她当成一杯廉价罐装饮料,也不好好地喝,只不断地往里头吹气,或是吸到一半又吐了回去。

之后她竟疲惫中略带愤怒地醒了过来,伸手按亮床头的手机看见还不到凌晨四点。想转身背对窗户再睡一觉。又看见好像因为她的翻身,男友也略微眨动了眼睛。

“你也醒了么?”

“嗯,是啊。”男友的嗓音并不是刚醒时的腥甜,该是在她之前就醒了段时间。她起身爬到床脚把放置在凳子上的加湿器开到最低的挡,又往男友的方向移了移,好让他可以吹到更多。整个房间立马涂上一种沁人的安静。

“关了吧,开什么呀。”男友躺着一动不动,只用口令指挥她。

“那我对着自己吹好了…”她便再度爬起来,把整个凳子朝自己的方向转动。想躺下去时发现男友用手抵住她不让她卧倒,口气硬到可以撬开核桃:“去把它关了,浪费电。”决绝得不把这个皱褶抚平的话就谁都别想好好睡。

“啧…你有病啊。”她很想跟他吵一架。

可妥协的照例是她。

其实不下雨的话也是会醒的。天气发闷,加湿器却小得可怜,扇叶上积了一层灰也不会让人想擦一擦。只不过是花十几块钱从小便利店买回来的半价品,没什么可保养的。她觉得他们像并排闷在一只熟透了的西瓜里的两粒黑色瓜子,天花板是红的,凉席是红的,枕头是红的,连风也是红色的。只等闪电将西瓜杀成两半,他们才能露出脑袋来换口气。

“我们装个冷气机吧?”周末时她提议。说是商量,其实更带着点恳求的口气。

“哪有这个钱。再说这又不是自己的房子….”男友很快就否决了她的提议,面无表情地刷着手机论坛。她便也探头过去,看见男友全神贯注地在看几款手机的报价参数。

前不久才买了新手机,马上又有换的念头了么?这样下去怎么才能存到钱呀….再说手机也不是必需品,她现在用的那只手机当时只花了六百块钱就买到了,虽然现在有点不好使,经常打电话打到一半就自动关机。这么对比了下,她像是赌气一样地回击:“我就要买。我用我自己的钱买!”

“那你买咯。”

“到时候你别吹!不然就给我交冷气费,一小时两块钱。”

“那我还不如去网吧吹冷气。”吵架中男友总是能轻易占到上风。她气得猛地把男友身下垫着的枕头抽出,男友也不以为意,改成蹲的姿势踩在硬邦邦的木片床板上继续刷网页。她移到床的另一头用留有余温的枕头捂着肚子,汗水黏稠如同胶状胚液,难受得睡着后又被闷醒,男友已不在房内,像是抛下她自己下楼去吃晚饭的样子。

冷战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之后他的生日到了。他们去了省内的大学找她的妹妹一起吃饭。大学时期几年的网恋,男友率先在本地找到工作,她毕业了之后便也来了这里,还让妹妹也考到这里上大学,说是可以照顾下妹妹,其实还是希望自己被欺负的时候有个家人在身边,而不用打每分钟一元的长途,向妹妹支支吾吾地抱怨一个在她脑子里无法成型的——姐姐的男友。

两人同妹妹去哪里吃晚饭比较好,妹妹犹豫了下,说有个地方蛮好吃,但是有点贵…

“没有关系呀,过生日嘛。”她把手偷偷伸进口袋里,用指尖摩挲着钞票,再次核对自己带了多少钱。

去了后发现饭馆里食窖的确很少。拿了菜单后觉得菜并不在贵的范畴内,等菜上齐了又觉得便宜了。

“二十八就能吃到这么一大盘荤菜呀,很划算的。”她用筷子指了指碗里的鸡肉,满满的都有点拨不动。妹妹却挑着菜里配料的葱姜蒜吃着,让她突然放弃了买冷气机的念头。

吃完饭之后三人去爬了爬学校旁边的山。八重樱已经开起了,暗下来的山间让视线变得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真切,只能感觉每一棵树的每一片叶子都是油腻腻的。妹妹轻车熟路地走在前头,渐渐就与他们拉开一段距离。她伸手想牵男友的手,却扑空了。

“喂,拉我一把。”

男友完全没了早年热恋的浪漫贴心,自顾自往上走了,丝毫没有耍等她的意思——“自己爬吧。”只把这一句话留下来,陪着被扔在原地的她。她气不过便憋了两口气追上去,一把拽住男友的胳膊不放。

原本以为对方会甩开自己的。虽然同居着,但他一直都不喜欢在众人面前和她展露亲昵。可男友却用一只手轻轻地覆盖上来拉开了她把袖口抓皱的手,慢慢塞进了另一只手里:“不要乱跑,这里是山上。”上山的台阶很窄天色叉很暗,有肘候下山的人快要与自己擦肩了才能发觉。

“哦…”她原本准备好的脾气像被突然卸载掉了,连同回收站都一起清空了,无法还原回脸部。

“以后多来这里吃饭吧。”男友提议道。带着她一步一步往上爬。

山顶的小卖部在暗透的黑夜里撑开一扇光的结界,男友自告奋勇地前去买水,妹妹和她坐在木质栏杆上等,看着他的影子从清晰中没入黑暗,然后又变成了那片光里逐渐扩大的人形空缺。

“他小气的。”她用必然的口气,给妹妹预测稍后的状况,“我们三个人,他肯定就只买两瓶水的,到时候就让我跟他将就共喝一瓶。”

“挺好的呀。”

“好什么啊。他这个人怪得很,上次陪他看病后坐公交车回来,有个小孩霸占着两个位置,家长也不管,我上去理论说耍小孩子让一让,结果他还骂我多事…..他是厉害的,也不看看塑料袋里的病例诊断写着‘结石’两个字。”

“有次跟我吵架后,用蛮力推我把我反锁在阳台。我拍门他完全不理会的,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他才开门,迎面甩给我一张火车票让我回家。他把我锁在阳台然后去买火车票赶我回家,我觉得过分得完全可以上感情纠纷栏目了。”    “那你当初千吗要跟他在一起。”妹妹问了个木已成舟的

问题。  第一次见面时约在公园,离他租的房子只有几站路远。她

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湖底的隧道,要等一个很漫长的红灯才能进入。两头的灯光为了避免视觉疲劳而间隔掺杂着白与黄,虽然网上已经在一起缺一年了,但她还是得用做作地盯着车窗外来缓解紧张。

他们租了五十元每小时的船。岸边不能开花的树在岸边发着嫩芽,能开花的树都开起了碎花,风把花瓣带到湖面上,融成小小的白色泡沫。中途他还故意把船往岸边划,从晃荡的船沿跳上岸,半个裤管湿得通透,只为给她买几串羊肉串。

当时的他踮着那只鞋袜湿透的脚,小心翼翼递给她肉串的影子与几年后的此刻,他买水回来,把矿泉水递给她的影子重叠:“我只要了两瓶,你们喝吧,我不渴,省得等下找不到厕所。”她心想,当时为什么会在—起呢,难道是因为柔软的春天么?

还是藏在他绝对固执的身体里,那块偶尔为自己展露、不分四季的柔软呢。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