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访问手机版

恰好长安

文章来源:作者:团委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恰好长安

——韩寒《长安乱》

/庶几

长安。

长安,何以长安?

天子脚下,总是纷扰不断;行走江湖,多少恩怨纠缠。

全文只有四个地点:少林寺、逐城、长安、雪邦,至少加上最后建木屋的那片树林,五个。

五个地方,映射出整片江湖。盟主、擂台、暗器、刀剑,大派小邦之间的争斗,其实是人性的暴露——为了空名争抢、因立场不同大打出手,最后却再不知道自己的立场了。

他们是为了自己的立场而战吗?,不,只是为了那些无力而苍白的骄傲,为了一个“英雄”的空名,扰乱盛世,“惟恐天下不乱”。乱世英雄,一个多么响亮而威风的名字!他们不知道,也许是忘了,一个国家不是一片江湖,而是“人间”,人间,不是天上人间,是平民百姓的人间。国家是整体,人间是大部,江湖,说来道去只是一个小部。

正如沈复的《浮生六记》中写的: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竟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夫难量。

小说以第一人称描述了所有故事。“我”是主角,法号释然。释然,对于一切释然。短短时间里,几番跌名,释然最终释然。

书中一切看起来都是注定,却有难以体释的变数。

 

“我说:难道一切都是恰好吗?

师父说:不,在一切发生之前叫未知,在发生之后就叫恰好。”

 

过去就是过去,就像我们没有后悔药一样,过去是一个定数。我们不会知道未来自己长什么样,校门口的小店会不会搬迁,沧海会不会变成叠田,外星人会不会攻打地球……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于是就有了一个词“命”,命中注定。譬如命中注定我们会死亡,但我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降临,倘若人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结束,那世界人民都不做事了,最后统统等死。未来不可遇见,但我们能知道,过去是什么样子,于是就有了:一切都是注定会这样——又是“命”,恰好的事,就在恰好的时间段恰好地发生了,一切都那么恰好,还争什么呢?比如说张三偷了李四的鸡,李四要去报官,张三却说,这只鸡注定就是我的,我只是让恰好的事提前发生了。显然傻子才会信他的话,如果张三说的是真的,鸡最后恰好就是他的,那也只是未来、未知,而现实的恰好是,张三被送了官。

长安乱。

长安安。

皇帝最后有恰好的人做,盟主也有恰好的人当,好多好多恰好,好多好多未知。

恰好的长安乱,未知的新长安。

恰好的你,以及,未知的你。

愿一切释然。

 

分享到: 更多